— 五打薄荷薄 —

亲眼去见心爱的小哥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

李芾原
大一狗/喜欢出版学的广电生/胖球团担


今天是2017年4月15日。三天前的这个时候,我坐在无锡开往南京南的高铁上,吃一个芒果乳酪杯。淡奶油混着椰奶的特殊香味,鲜芒果粒下面垫着碾碎的焦黄蛋卷,最底层是柔软的戚风蛋糕。我一勺子挖到底,狼吞虎咽地慰藉一天没正儿八经进食的胃,扭头看见隔壁学姐屏幕上的龙队,嚼了两下嘴里的塑料小勺,眼前一晃,好像做了个梦似的。

眼泪紧跟着掉下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上起床时候浑身酸痛。周天CJ华南预赛踩着高跟兜着振袖扮了一天花魁,腰不好,上场前已经撑着膝盖勉强站住了,彩排走位又跳错了几遍,候场被学姐看着努力练习笑容,等到音乐一响舞台地毯又打滑得厉害,旋转的动作做不到位还得避免摔倒,晚上陪前辈们吃饭high到深夜,头晕脸红跟喝多了似的,两天都没缓过神来。
然后就到了周三。七点十分闹铃一响,爬起来定定神,准备出发。

衣服是前一天准备好搭在椅背上的。东京带回来的漫威印花t恤当做崽的应援,套上前两天的机场同款牛仔外套,黑百褶裙,高跟短靴,对着镜子把蝶翅标本滴胶的耳勾挂在耳垂上。
前一天晚上忙到深夜回来洗澡,开了新发膜的封,精油糊了四五回,敷上前男友面膜,最贵的水不要钱似的拍,第二天粉底总算服服帖帖。
隐形戴好,眼尾勾翘,腮红斜打,遮瑕一笔一笔点在合适的位置上,一道高光把鼻梁刷清楚。呼噜一把头发,算成了。扛上三脚架出门去。

先去校医院把鼻炎看了,开上药,顶着太阳走出去。天气好,心胸开阔,潜意识还是慌里慌张的焦虑。想起刚刚在诊室里跟医生的对话。

“打喷嚏吗?
“打。”
“早上起床以后打?”
“大……大概是?”

“看来还是不够严重啊。”医生推推眼镜开始签病历。我突然觉得神思恍惚。

阳光刺眼,人已经到了地铁站。地铁呼啸,载着两个人往南京南去。前一天半夜说好了买火车票,可是11点之后12306网站维护,想着早上买吧,又觉得无锡到南京的票不会少。一拖到了南京南,本站的高铁已经没票了。当机立断跟学姐买了十点十五南京站的票,转二号线往南京站去。

地铁上找好座位,一路逛荡逛荡刷着微博看赛程。在小博儿的资源博下面找到了赛程表。十点小博儿雨弟的男双预赛,下午三点半的男团决赛。关上屏幕闭眼靠在椅背上,又慌忙睁开眼确认到站,再把眼闭上。

绿皮提前十五分钟到了车站。过检票口,穿过顶棚发黄的天桥,下楼梯,走到站台。绿皮从甘肃来。车顶蒙着灰,过西北的沙尘华北的雾霾,车身划拉的有些痕迹。学姐捏着车票说喜欢红色的票纸,我笑着跟她说网售票都是蓝色的磁票。

进了车门好像是另一个世界。不,说是另一个世界还有些过分,不如说是勾起了某些久远回忆的不熟悉的世界。

车上味道大,热烘烘的阳光闷着烟臭,后半个车厢有人在吸溜一碗红烧牛肉面。蛇皮袋塑料袋肮脏的行李箱堆了满地,椅套歪歪扭扭地挂着,蓝不成蓝,白不成白。桌上堆着饼干屑和瓜子壳,我垫着脚尖在各式各样的腿与脚间跳房子,好容易请走占位的人,坐到了座位上。

学姐没能成功换到我身边的座位,两个人一个举着七千块的相机,一个人端着充值信仰送的三脚架,揣着几百块的亚锦赛门票,翘着一学分一百的六门课,坐在28块5的硬座上,绷着脸,况且况且驶向无锡。

旁边的大叔除了抖腿还算礼貌。我把耳机塞上,小姐姐的声音唱——

“好故事未必安顺或完满,
将完未完,才好一生牵绊。”

“同路人,于末路,
再会也未晚。”

我歪着头,好像要睡过去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无锡空气很清新,阳光也好。火车站附近也没那么吵闹。打开手机扒拉出小枣粉丝做的攻略,坐上公交,挪到最后一排座位,自拍发微博,收起手机端坐好,俯瞰车厢众生。中途上来三个穿汉服的姑娘,我疑神疑鬼小声问学姐:“不是来跟我们抢老公的吧?”学姐哈哈笑,我低头把姜太的团子钥匙扣挂在书包拉链上。最显眼的地方拴着蟒,下面是绝凶虎在晃荡。我叫学姐伸手,摊开掌心,把举着拍的龙团子搁在那里。

目的地是青祁路体育馆东大门。下车走了一点点路,抬头就是东门。中心绿化很好,空气里弥漫着植物叶子的清香。凉风习习,亚锦赛黄色的路旗一尘不染的明亮。我们俩走在干净的路上,一个个数着经过vip入口,运动员入口,媒体入口,经过央视搭的休息区,门口的冰柜里好像装着矿泉水和啤酒。

心跳的很快,脸上就是一直笑。脚下好像装着弹簧,小心憋着才能不一步一步弹起来,来来回回终于找到换票处。

进场子就是很简单的过程了。一层一层的阶梯,一步一步靠近体育馆的中心,随处可见气势凌厉的迷妹,显得我们好像是很无所谓随便看看的类型了。只是验票时候小姐姐把纸带弯折过来绕过手腕黏在一起的瞬间,好像立下了什么非凡的誓言。

这个手环,好像套牢我了——的誓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如果说前面的事情还是可以细数的回忆,后面发生的基本就是一场清明大梦了。

从龙进场放包开始,我眼神大概就黏在几个人身上离不开了。场地、观众、灯光、喊叫,没有消失,但是好像被按下了暂停。我靠在椅背上安安静静看,眼里只有打球的人,方寸之间飞舞的球拍和小球。

木板叠着胶皮抽打球的外缘,球撞在球桌上,发出清脆的乒乓声。鞋子摩擦地板胶有轻微的响动,汗水甩在球桌上,我看不到,可是好像有一滴清凉落在心上。

下雨了。

喜欢一个人是这么难的事情。喜欢你,好像被海浪吞没。眼睛里似乎可以浮起一艘小船,小船顺着眼泪,流过脖颈的小径锁骨的山脉胸膛的火海,能够漂到遥远的心上。漂到可以与你相识的某处。

我喜欢的不是一个人。

不只是一个人。是你们欢笑着,苦痛着,战斗着,呼啸着的,一个时代。

胸膛的心脏饱涨着,沉甸甸的跳动。血液奔涌,冲过关隘压溃堤坝。

龙白的反光,大概可以媲美那位玉山般的名士,小腿线条优美得惊人,打球的样子像是飞舞在五线谱上的音符。他硬磕着取胜,走下场来和教练席上的秦指和队友击掌。我慌忙催学姐留下这一场獒龙的“存活确认”,长焦镜头里两个人谁也不看谁,低着头露出后颈,垂着两双细长的眼,手掌触碰在一处。

秦指一直严肃。鬓角花白身材笔挺,站起来鼓掌时候肩膀像峻峭的山峰,怎么看都美貌得要命。樊选手在一边热身时候可爱得实在犯规,我们举着相机拍不够,盐也甜也,都是让人移不开眼的样子。壳儿就别说啦,这一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回来,荷尔蒙爆炸的英朗和眉目间微妙的少年感揉成一个独一无二的人,永远是万众瞩目的迷人。蟒踢着长腿走进来时候我已经感慨得软倒在学姐身上了,他坦荡又温柔的样子跟梦里推开门时候所见到的一模一样。端着镜头卧在栏杆上拼命按快门,那双手整理衣摆直握球拍揭开毛巾的种种动态都不舍得落下。上场之后的侧身倒地就更不要讲了,这个人的浪呀接发球都是撩人,正手反手都有情有趣。最后颁奖时候,磊哥也笑容满面,大家站在一处,龙又低头去嗅手里的花。他那么好,是漂流在荒凉人间的小王子,也是永不凋零的玫瑰花儿。

中途琳酱和博哥大剌剌出现在了高处看台的玻璃后,着实引起了一阵骚动。小雨远妹悄悄从中区看台我们面前走过时候,我也大脑当机只顾着举起相机拍下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儿。夜场蝶姐走了个干净,小雨赢了球握紧拳头发出小豹子的怒吼仿佛背后的毛都倒竖起来,博哥脸圆圆润润,伏低身靠近球台时,眼睛里亮得好像盛满了星光又似燃烧着火种。

这一天,像场不落幕的盛宴。梦想中秾丽鲜活的少年接连穿梭于面前,眼底星海眉梢含情。他们穿着国家队队服,入场退场留下真实的幻影。队服包裹的肩胛像两片蝶翼,“CHINA”的字样在两片骨骼间翕动。

那时候红旗缓缓升起,人们共同站在体育场里迎接男团的十连冠。国歌响起,我们小声唱出歌词。张继科说明星不能让国旗升起来。我注视着他们用命搏来鲜红的国旗,同样的眼光润湿旗帜。

我心跳如擂鼓。

他们是清风朗月。是不死的欲望。是平庸人生里遥不可及的畅快洒脱。是无法触碰仍要执意触碰的英雄梦想。

豪气干云,我随幻梦扶摇直上。

云端见者丰神俊朗,真如翩翩少年郎。


太太写,疯掉的企鹅走向大海。
体育馆里的标语说,道路对了不怕遥远。
这山我爬上来了,就一辈子都不下山。遥望着你能够走到哪算哪,总有办法,亦步亦趋,跟着你到头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不信人间白头
疯一把未够
登霄前绝然不顾往高空”

“绝路也做前路 前路不问归途
踏遍银河万里独一人共渡”

“但信星野辽阔 年深月会久
灵魂经几度仍袍泽相共”

“镜中人似你也似我 且对饮杯中陈酒
共造盛世望长空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夜场前的晚餐吃了无锡小笼包。跟学姐走在体育中心对面小区后的小路上。
天色昏暗,烟雾缭绕,灯火闪烁,绿植清幽的香,路面狭窄平坦,我们散步,感到久违的宁静。
我跟学姐说,真的是缘分。
学姐说是呀,早一点不会有功夫坐着火车跑来看比赛,晚一点就错过龙的职业生涯的巅峰。
我慨叹千古困局。巅峰时的慕名而来与低谷时的倾力支持,无论如何都不能两全。


原来爱着你,生不逢时亦是恰逢其时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后到了快发车的点。一步三回头走出场馆,我用力揽着学姐肩膀,两个人谁都没回头看。跌跌撞撞又是公交又是快车到了车站,刚刚好赶上高铁。走进车厢,一场梦好像终于走到了结尾。

我端着乳酪杯,一勺子挖到底,食材糊里糊涂搅成一团。学姐给我放b站ML48版万神纪的剪辑,前奏钟鼓响起,有如时光飞逝,小球从指尖被抛向高空。他捧起奖杯的样子好像祈祷,额头眉弓和睫毛泛着柔和的白光。从15岁到28岁,一轮又一年,画面一帧一帧闪过,刘海梳起又放下,骨子里的坚韧从不曾改变。

音乐停了。我闭上眼睛。眼角湿嗒嗒,眼泪在颧骨上留下闪光的痕迹。

心上淅淅沥沥,下雨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而我心里最美好的地方
却被你的光芒照得通亮。”

评论
热度(1)

2017-04-16

1